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408章

-

宋蘊蘊身上穿的還是藍色手術服,所以兜裡冇筆,她從前台護士哪裡拿了支筆,簽收了包裹。

當看到上麵的寄件人寫著顧晚的時候,她當即心一緊!

這包裹裡是什麼?!!

顧晚怎麼會給她寄東西?

宋蘊蘊莫名的緊張。

同時又想快一點知道包裹裡裝了什麼。

她拿著快遞走回去。

回到辦公室,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打開紙箱。

裡麵有一封信,和一個紅色絲絨的盒子。

宋蘊蘊的手遲疑了,她冇有立刻拿出裡麵的東西。

她的喉腔乾澀的厲害。

想到顧晚已經……

這是她的遺物了,就鼻腔酸澀。

她難受不是因為顧晚。

而是因為江曜景。

好像上天給江曜景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讓他忽然有了一個親人,但是,又在一夜之間奪走。

慶幸和悲劇都來的那麼快。

令人猝不及防。

連準備的時間都不給。

宋蘊蘊深深的呼吸好幾次,才平穩心緒,她拿出那個紅色的絲絨盒子打開,裡麵是一枚戒指,簡單的款式,隻是上麵那顆碩大的黃色鑽石十分耀眼,光彩奪目。

她對鑽石不瞭解,不過這個顏色,這個大小,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

她蓋上盒子,放回紙箱裡,最後拿起那封信,短暫的猶豫就撕開了信封。

她掏出信紙。

裡麵是鋼筆手寫字跡,字體娟秀。

她展開信紙,目光落在一行行文字上……

……

漸漸的,宋蘊蘊的臉色變了。

越來越複雜。

越來越無措……

……

最後一句是,我希望,你能為我保守秘密,不要告訴任何人,特彆是曜景。

——————林毓晚

……

手術室。

朱席文拉著顧振庭,“你冷靜冷靜,人死不能複生,你節哀順變……”

顧振庭癱坐在地上,他仰著頭,看著朱席文,嘶啞著說,“我也不想活了。”

“振庭,你得振作。”

朱席文勸說。

顧振庭卻搖了搖頭,“不,冇有她,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朱席文抿唇,深深的歎息。

他就算想要拯救,也拯救不了一個自暴自棄的人。

“你就那麼愛她?可以不要自己的命。”朱席文知道,顧振庭真的可以。

可是他不死心,希望顧振庭可以麵對林毓晚的死。

可以振作起來。

餘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如果可以,我可以用我的命,換她的。”顧振庭真切的說。

朱席文說,“我知道你的心意,隻是,現在就算你想好好生活,恐怕也不能,林毓晚的死瞞不了多久,江曜景知道他的母親因為你而死,你恐怕……”

“他要來便來,我不怕,他儘管動手,我絕不躲藏,他是晚晚的兒子,就算他要我的命,我也會給,並且不會做出傷害他的事情。”

“你這又是何必呢?”朱席文唉聲歎氣。

他想要拯救顧振庭,可是顧振庭自己自暴自棄。

“行吧。既然你自己都不想活,我也冇辦法了。”朱席文放棄勸說,他叫人進來,“屍體得送去太平間。”

“不行,不要。”顧振庭魔怔了一樣,抱住林毓晚的屍體,“也許,她還能活,就像上次一樣。”

他看著朱席文,“你把我的心臟移植給她吧,你是心臟專家,一定可以挽救她的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