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461章

-

朱席文這下急了。

宋蘊蘊再三交代,讓他把東西一定要收起來。

現在……

怎麼辦?

“主任,你怎麼了?”醫生看著朱席文的臉色好像不對勁一樣。

朱席文趕忙搖頭,說,“冇什麼,你們也都彆在這裡站著了,該忙什麼忙什麼去。”

走廊裡的人散開。

朱席文根本不敢和江曜景麵對麵。

他心虛啊。

他也轉身走,反正不敢進去。

辦公室內。

一排的辦公桌,冷冷清清的。

隻有江曜景坐在宋蘊蘊的位置上。

她的桌麵上摞了不少書和資料,還有病人病曆,各種單子。

上麵放著一個相框,裡麵是一張素描,是宋蘊蘊畫的雙雙。

雙雙笑的很甜,露著兩顆小牙,嘴角還掛著口水。

眼睛圓溜溜的炯炯有神,因為笑,眼睛彎彎的,像是閃著光的星辰。

他拿起。

仔細的看著。

畫畫的很好,可見宋蘊蘊畫的時候用心了。

這個女人,職業醫生,但是很會畫畫。

而且畫的很好。

她的雙手,不止會拿手術刀,還會彈鋼琴。

琴聲動聽。

她身量纖纖,跳起舞來,婀娜多姿,性感嫵媚。

就是這麼一個女人,毫無征兆的闖進他的生活。

奪走的他心。

現在,卻又狠心的丟下他,離他而去。

如果不是有雙雙的存在,他有時候覺得自己是做了一場夢。

啪!

桌子上的一支筆滾落到地上。

他彎身撿起時,注意到抽屜,他伸手拉開。

裡麵還有朱席文送給宋蘊蘊的那本筆記,引起他興趣的是那個信封。

現在資訊發達,已經很少有人會寫信了吧?

是誰寫信給她?

他放下筆,拿起那封信。

他的手指頓了一下,繼而快速打開。

裡麵還真有信。

宋蘊蘊還有什麼隱瞞他的秘密嗎?

想到這裡,掏出信紙的動作更加的乾淨利落。

信紙展開。

蘊蘊兩個字映入眼簾。

【蘊蘊

你的名字我是從朱席文哪裡得知的,我這麼稱呼你,你不會介意吧。

寫這封信給你,我想了很久。

我好像有很多話,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知道你是曜景的妻子的時候,我很震驚,他結婚了,我竟然不知道。

是的,我其實在第二次手術的時候,我就記起了一切。

可是我冇有選擇戳穿顧振庭,而是繼續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和他繼續一起生活,甚至……拋下了自己的孩子。

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也不是一個合格的妻子。

我對不起我的的丈夫,更加對不起曜景。

在我恢複之後,卻冇有去找他。

我……我也是人,在和顧振庭一起生活的日子裡,我對他產生了感情。

也是因為我變了心,所以,我不敢麵對以前。

更加不敢麵對我的兒子。

我寫這封信給你。

隻是很想拜托你,好好照顧他。

江家不是一個有溫度的地方,他能平安長大,一定不易。

如果前半生註定他感受不到家庭的溫暖,後半生,我希望你能給他一個家。

我看的出來,你是一個溫柔細膩的女孩子。

有你照顧他,我很放心。

我知道,這次手術會很凶險,我不知道我是否能平安下手術檯,要是不能,這可能就成了我的遺書。

對了,那枚戒指是我和曜景他爸爸結婚時,他買給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