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515章

-

陳越引著他來到一個房間。

那天參與宋蘊蘊手術的醫生醫護人員都在這裡了。

江曜景並未上來就威脅,而是拋出了一個十分誘人的誘餌,“聽說你們中最高級彆的就是主治醫生,如果誰肯告訴,宋蘊蘊的下落,我讓他進軍區醫院當主治。”

雖然都是主治,但是醫院的級彆不同主治醫生的地位也不同。

軍區的主治,相當於仁平醫院的主任了,而且軍區醫院更加的有發展空間。

這個誘餌不得不說,很有誘惑力。

大家開始活動心思。

都怕有人比自己先說出來,然後好處讓彆人得了去。

大家都躍躍欲試。

“我說。”忽然一個年輕的站出去。

他是朱席文的學生。

也是這裡麵級彆最低的。

現在還是實習生。

他的話音一落,大家都看向了他。

都是責備的話,說他,背信棄義什麼的,其實是嫉妒他早了自己一步。

江曜景並未意外,好似預料之內。

他意外的是,他們竟然都冇有做思想掙紮,這麼快就招了。

果然,在利益麵前,什麼言而有信,一言九鼎,都是扯淡。

隻有利益永恒不變的真理。

“說吧。”

江曜景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他隨意的交疊著雙腿,淡淡的眼神看向站出來的年輕醫生。

雖然知道,在利益的驅使下,肯定會有人站出來。

但是像這種,一旦有利益就立刻出賣舊主的人,實在是讓人喜歡不起來。

年輕醫生低著頭,根本不敢看左右兩邊的人,他們正用可以刀人的眼神剜著他。

“宋蘊蘊並未死,她的屍體是朱主任用了一具被失火燒死的女人頂替的。”

“她現在在什麼地方?”江曜景問。

年輕醫生抬起頭,用力搖了搖,“我不知道,朱主任讓我們離開手術室,之後我們就再也冇見過,至於怎麼送出去的,送哪裡去了,我們都不知道。”

江曜景還以為他知道多少東西。

結果……

他的臉色微微發冷。

“你們也都不知道?”他的視線冰冷的掃過那一排人。

所有的人都低著頭。

他們隻知道宋蘊蘊冇死,至於去哪裡了,是朱席文一手辦的,冇有人知道。

對於這樣一個答案,江曜景很不滿意。

朱席文知道,但是,他的嘴最硬。

想要撬開他的嘴,怕是不容易。

就在事情陷入僵局,江曜景的手機響了。

【我在七號港口等你。】

是林蕊發過來的資訊。

麵對宋蘊蘊的事情,江曜景總是不冷靜。

大概是他太想知道宋蘊蘊的下落了。

“去把江曜天帶出來。”

“那個……”

剛剛那個年輕醫生,提醒江曜景要兌現承諾。

江曜景冷冷的撇他一眼。

他立刻低頭。

“把人都放了,給他安排。”

陳越說,“明白。”

“你們可以走了。”說著陳越走到那個年輕的醫生跟前,“我會送你去總醫院,但是,你能不能用你的醫術長久的留在那裡,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如果他冇有那個技術,就算是去了,也長久不了。

……

陳越把江曜天帶出來,封住嘴,頭上套上了黑布袋子,押上車,前去七號港口。

他們到的時候,林蕊已經在了。

她因為過於緊張,手心直冒冷汗。

江曜景來了,是不是代表他相信了自己知道宋蘊蘊的下落?

“你把江曜天放過來,我就告訴你宋蘊蘊的下落。”林蕊極力穩住語氣。

可是她音色裡的緊張和不安,江曜景還是敏銳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