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526章

-

她指著肚子,“跑得了嗎?”

江曜景還是不肯。

難纏的像是一個不聽話的孩子。

宋蘊蘊實在冇辦法,轉身回去,想要把手裡的東西先讓朱席文的妻子轉交給朱席文。

朱席文拿到東西,就知道要怎麼做了。

江曜景以為她是生氣了,一把將她拉回。

宋蘊蘊大著肚子,重心不穩,他這一扯,她的身體往後倒了下去,江曜江順勢抱住。

四目相對,宋蘊蘊總是會躲。

或者是,想要遮擋傷疤的那邊臉。

江曜景知道她在意。

低頭吻上她受傷的脖子。

宋蘊蘊的心,在那一瞬間,像是不能呼吸了一樣。

她的身軀在江曜景的懷裡,顫了顫。

她睜著水汪汪的眼睛,“你……”

“我在這裡等你。”江曜景扶著她站穩。

宋蘊蘊抿了抿唇,什麼也冇說,轉身走開。

冇有江曜景,她順利進屋。

朱席文躺在床上。

宋蘊蘊一進門,他就說

朱席文就說,“對不起。”

宋蘊蘊剛剛從李慧嫻對江曜景的態度裡,大概已經猜出來,江曜景為難朱席文了。

不然,李慧嫻不會這麼討厭江曜景。

江曜景是個什麼樣的人,她心裡清楚,說道,“沒關係的,我知道一定是江曜景為難你了。”

端水進來的李慧嫻,聽到宋蘊蘊的話,說道,“何止是為難……”

“慧嫻。”朱席文打斷她。

李慧嫻不情願的閉嘴,把水遞給宋蘊蘊,“喝點茶。”

她還不知道朱席文會被江曜景抓,是因為宋蘊蘊,如果知道,剛剛可能也不會讓她進門,也不會給她倒水喝。

朱席文一般不和妻子說自己的事情。

像宋蘊蘊這樣的事情,更是不知道為好。

他更加不會告訴妻子。

以防萬一給妻子帶來麻煩。

李慧嫻不是壞人。

隻是看不慣彆人欺負自己的丈夫。

她也是心疼朱席文。

纔會那樣。

“你叫什麼啊?”

李慧嫻問宋蘊蘊。

宋蘊蘊笑著回,“我姓宋,名蘊蘊,您叫我小宋就行。”

說話時,她又撥了撥頭髮,怕李慧嫻看見自己的傷疤嚇到。

“小宋啊,你和那個姓江的是什麼關係?”還不等宋蘊蘊回答,李慧嫻就說道,“你可要離他遠一點,他可不是個好人,害的我家老朱提前退休,還讓他背上一個失職造成人命的壞名聲……”

“慧嫻,我有話和宋醫生說,你能不能讓我和她說幾句話?”

朱席文再次打斷妻子。

李慧嫻起身,“好吧,你們說。”

她走出房間,把門關上。

朱席文歎了一口氣,“讓你見笑了,她就是話多……”

“為什麼不告訴我?”宋蘊蘊聽到李慧嫻的話,心裡有所愧疚。

朱席文是因為自己被江曜景報複的。

她的心裡肯定不舒服。

朱席文笑著說,“哎,我總是要退休的。”

“可是你的職業生涯,應該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那些不重要。”朱席文說,“你不生我的氣就好。”

想了一下還是對她說,“江曜景他用我的妻子和孩子威脅我,我纔不得已……”

“我明白。”

宋蘊蘊說,“我瞭解江曜景的為人。”

“也不知道他從哪裡聽到的風聲,知道了那具屍體不是你,就找上了我。”朱席文到現在還覺得,這件事情,他做的天衣無縫。

他實在想不明白,江曜景是怎麼發現的。

宋蘊蘊也想不通這一點,不過現在已經不重要了。

她從包裡掏出那摞數據,遞給朱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