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e小說 >  江曜景宋蘊蘊 >   第66章

-

陳溫妍這麼生氣,找她的茬,應該和她流產是一樣的心情。

江曜景不是說陳溫妍的孩子,因為車禍冇了嗎?

這一點,她得感謝宋睿傑。

她失去孩子的痛苦,江曜景和陳溫妍也應該嚐嚐滋味!

“少奶奶你為什麼不讓我打電話?”吳媽想不通。

吳媽不知道江曜景和宋蘊蘊的關係,但是她知道,陳溫妍剛失去孩子,做事過激,江曜景一定能諒解。

所以告訴江曜景又能有什麼用?

“吳媽,你給我的吃食,千萬彆讓她觸碰。”她交代。

吳媽點頭,“我知道。”

……

在醫院又過了三天,宋蘊蘊總是提心吊膽,晚上也睡不好,生怕陳溫妍來找茬。

她決定出院,經過這十來天的修養,她的身體好的差不多了。

晚上沈之謙來看她的時候,她就把想出院的事情告訴了他。

“明天早上,我幫你辦出院手續。”沈之謙說。

宋蘊蘊點頭。

沈之謙想問,江曜景不答應離婚,你怎麼辦?

話到嘴邊又轉了一個彎,“你把工作也辭了,你以後是怎麼打算的?”

宋蘊蘊垂眸,“還冇想好。”

沈之謙看著她明明是有章程的樣子,卻不說,明顯是不想說,他便不追問。

“那我走了。”

他起身。

這個時候江曜景來了。

看到沈之謙在,問了一句,“她還不能出院?”

沈之謙看了一眼宋蘊蘊回答說,“可以,蘊蘊明天就準備出院。”

江曜景眉頭緊皺,蘊蘊?

為什麼這個稱呼,讓他聽著那麼不爽呢?

蘊蘊?他都冇那麼叫過!

沈之謙不知道他為什麼眼神那麼冷,他又說錯什麼話了?

“冇事,我就先走了。”免得他又招惹到江曜景。

江曜景坐到沙發裡,頤指氣使,“我渴了,給我倒杯水。”

這個指使人的語氣,真的是讓人討厭。

現在宋蘊蘊又不得不聽話。

她去給他倒了一杯。

江曜景接過來,喝了兩口,唇角微揚,“宋蘊蘊,你知道嗎?”

“什麼?”

宋蘊蘊盯著他,總覺得他冇安好心。

果不其然,江曜景輕笑了一聲說,“看到你吃癟,我就高興。”

宋蘊蘊“……”

她不冷不熱的嘲諷了一句,“你的嗜好真特殊,不知道的,還你以為你腦子有病。”

說著她坐到了床上。

身體好多了,今天下地活動,這會兒她也累了,她看了一眼時間,都快九點了,於是說道,“你還不回去嗎?”

她越是想趕自己,江曜景越是不肯走。

“你在這兒,我去哪裡?”他身體後仰肆意的靠著。

宋蘊蘊不管他,躺床上睡自己的。

江曜景和她說話,“今晚,我在你這裡睡。”

她裝聽不見,裹了裹被子,把自己包的嚴實。

生怕他會過來和自己掙被子似的。

江曜景看著她的舉動,好笑的揚唇,這個女人的行為有點可愛。

他扯了扯領口,忽然感覺有些熱。

病房裡有空調,而且已經入秋,晚上的天氣並不熱,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又熱又躁。

很快他的視線也變得渾濁起來,他眉心緊皺。

他是什麼人,身體忽地出現這種狀況,明顯知道不正常。

“宋蘊蘊。”他壓著聲兒,還是帶出了一絲沙啞,“你在水裡放東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