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陽道:“你姐姐這是中毒了,你的這顆丹丸解不了毒。”

“啊?”小道士一臉的緊張:“可是我師父說了,這是萬靈丹,可以解大部分的毒。”

秦陽搖了搖頭道:“萬靈丹確實有那樣的效用,但你想過冇有,你解中的毒剛好萬靈丹解不了?”

小道士怔了怔,然後哭喪著臉道:“我姐這麼倒黴的嗎?”

“那我要怎麼辦,我該怎麼做...我現在帶我姐去醫院!”

秦陽按住了他,道:“我能解。”

小道士愣了下,而後驚喜地道:“秦先生,你說的是真的嗎?”

“嗯,我是中醫。”

小道士有些猶豫,而就在這時,他姐姐咳嗽了起來,吐出了烏黑的血液。

秦陽道:“必須馬上開始解毒了,不然毒素攻心,我也救不回來。”

小道士嚇得不行,急忙道:“秦先生,麻煩你了!”

秦陽想了想,道:“你出去外麵等著吧。”

小道士十分猶豫:“可是,可是我姐姐...”

他姐姐再次咳出黑血,他臉色一白,對著秦陽躬身行禮,然後一溜煙跑了出去。

等他出去之後,秦陽才凝重地將小道士姐姐的衣服脫掉,露出了上半身。

隻見女子的胸口中間,有著一個豎向的切口,正滋滋的冒著黑血跟血泡。

秦陽拿出銀針,在女子胸脯周邊施針,將所有的毒素都暫時壓製住。

而後,他用內勁探查女子的體內筋絡,看看有多少毒素還冇有被他圈起來。

過程繁複,他忙活了得有半個小時,方纔將所有的毒素全部封堵。

接著,他將這些毒素從女子胸口中間的創口裡逼了出來。

秦陽上手擠壓,哪怕雙手掌握,也冇有任何的邪念。

滋滋!

大量的汙染的毒血因為擠壓的緣故,全部飆射而出來,全部落在了地上。

女子是一位大宗師武者,所以體質相當的好,毒素都被逼出來之後,便幽幽轉醒。

但她醒過來之後,看見秦陽雙手掌握著自己的胸脯,頓時露出了羞憤之色!

“你...你在乾什麼!登徒子,滾開!”

她情緒激動,反抗激烈,一些毒血都直接迴流了。

“不想死就安分點!”

秦陽皺著眉頭,冷冷地看著她。

女子被胸口的刺痛給驚醒,她這才明白,秦陽在救自己的性命!

可是,可是這種方式...

女子整個人都在止不住的顫抖,有羞的,也有莫名的緊張的。

“呼!”

又過去了十分鐘,所有毒血都清除了,秦陽才重重撥出一口氣。

他起身行禮:“情況緊急,多有冒犯,還請見諒!”

女子迅速扯過杯子,將自己的上身遮住。

她長得十分好看,雖然因為虛弱顯得臉色有些蒼白,但依舊掩蓋不住她本身容貌的絕美與驚豔。

她的眼睛明亮而有魅力,十分的動人,此刻半嗔半怒的瞪著秦陽,說不出的韻味。

他奪門而出,外麵的小道士焦急得來回踱步,看到他出來,連忙上前詢問。

“秦先生,我姐姐怎麼樣了?”

秦陽笑道:“冇事了,已經醒過來了,她是武者,身體很好,所以休息一下就能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