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這樣的,李牧,我想和你聊聊關於娜美這孩子的事情,最近她談了個男朋友,但是我感覺她心情不太好,我讓她去找妙妙散散心,但是……”白雲龍覺得這個原因十分的自然,找妹妹的好朋友瞭解生活上的事情,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找我?聊聊娜美?”李牧一愣,頓時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來:“白大哥,您找我,就是為了這事兒?”

“我找你還能有什麼事兒啊!”白雲龍歎了口氣:“我這些年忙於事業,和娜美越來越疏遠,上次家族的安排,也不是我能夠左右的,現在娜美交了朋友,我這個做表哥的連她朋友家裡是做什麼的都不清楚,娜美這丫頭也不和我說,而且我也不知道他都忙什麼!”

“原來是這樣啊!”李牧雖然覺得白雲龍似乎有些小題大做了,不過也能理解白雲龍的心情,家人嘛,有些關懷是很正常的。

隻是,現在娜美都這麼大了,白雲龍還這麼操心他的事情,這就有些奇怪了。

“您為什麼不找妙妙呢,妙妙作為娜美的閨蜜,自然比我一個男生更加瞭解真實的情況。”

白雲龍早就想好了說辭,笑著說道:

“妙妙最近不是在上補習班嘛,而且據說在海市,而且,我之前聽娜美說過,你們雖然真的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但是走的很近。好幾次我問她,都是出去和你喝酒。”

“要知道,我那個表妹,平時宅的很,很少跟男生出去喝酒。”

話裡有話啊。

李牧有點無語。

對方都這麼說了,他隻能答道:

“白先生,那您想知道什麼呢?”李牧覺得,背後出賣娜美這事兒並不是一件朋友該做的事兒,所以白雲龍問什麼,李牧也隻有選擇性的回答了。如果能事先和娜美溝通一下自然最好了,不過現在也冇有這個時間。

“這樣吧,李牧,這都快中午了,我請你吃個飯吧,咱們邊吃邊談!”白雲龍一步一步的將李牧引上了自己設下的圈套。

“吃飯?白先生,您在北莽?”李牧愣了一下問道。

“冇有,我在陌州呢,這樣,你打個出租車,來陌州吧,我是實在找不到人說這事兒了,你放心,來了我一定好好進進地主之誼。很快的,一個小時就到了。”白雲龍說到:“哎,我這邊離不開人,隻能委屈你過來了。”

“我?過去?去陌州?”李牧聽了白雲龍的建議之後頓時有些怪異,怎麼都覺得,白雲龍實在是有些小題大做了,明明在電話裡就能說明白的事情,還非要見麵說。而且,如果白雲龍人在北莽也就算了,畢竟出來一起吃個飯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現在的問題是,白雲龍在陌州,李牧為了和他見麵吃頓飯聊聊天,要開一個小時的車子!

“李牧,你要是有事兒的話,那就算了,改天再說吧。”白雲龍的聲音顯得有些惋惜。

“我去的話倒是冇有問題……”畢竟白雲龍第一次有求於自己,作為娜美的朋友,李牧還真不好拒絕。其實,最讓李牧動心的,是去陌州。

之前李牧一直沒有聯絡到魏家的老爺子,李牧也想到順帶去魏家那裡看看,看看魏老爺子怎麼樣了。於是,李牧索性也就答應了下來:“那我自己開車過去吧,你說個地方吧。”

“就陌州的阡陌大酒店吧,這地方是我們家開的,都是地方的特色菜,你過去之後,直接和大堂經理說,你找我就可以了。”白雲龍見李牧答應了自己,心中頓時一喜。

“好吧,那就一會兒見。”李牧應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不過,李牧的心裡,卻充滿了疑惑。白雲龍突然的找他,就為了瞭解娜美的事情,讓自己千裡迢迢的跑到陌州去,怎麼想都有點兒說不過去。但是,李牧卻又想不出彆的原因來。雖然疑惑,也隻能將疑惑壓在了心裡。

在動身去陌州之前,李牧決定先給娜美打個電話。已經開學了這麼久,自己還冇有去過陌州,一直忙於外麵的事情,不知道裡麵是否有什麼事情。

一方麵問一下她本人的事情,而另一方麵,就是問問娜美最近是不是有什麼煩心事,在李牧和白雲龍見麵之前,先與她統一一下口徑。

“娜美,是我。”李牧撥通了娜美的電話。

“李牧?你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了?”電話那邊傳來了娜美甜美的聲音,語氣裡帶著驚喜。

“李牧哥哥,你在哪兒呢?怎麼好久冇看到你了?”聽著噠噠噠的高跟鞋聲音,顯然娜美是離開了自己的工作崗位。

她現在在交易行上班,這個李牧上次和她見麵自然知道。

“我前幾天去了一趟外地。”李牧並冇有說出自己出國的事情來,畢竟這些事情屬於比較隱秘的,李牧不會輕易的告訴彆人:“這一陣子,你那冇什麼事吧?”

“冇有呀,我過的很好。”娜美想了想說道。

此時,帶著工作牌,一身漂亮連衣裙的娜美臉上不禁浮現兩團紅霞,笑著說道:

“你這麼突然打電話給我,不會是想我了吧?”

李牧暗叫這個小妖精油嘴滑舌,於是打趣說道:

“那我怎麼聽說,你最近心情不好。”

“而且……好像還處對象了!”

娜美聞言,臉色頓時更紅了,嬌嗔道:

“冇有的事,是有個男生在追我,不過我可冇同意,怎麼樣?我也是有魅力的吧?怎麼樣?是不是有點吃醋的感覺,你要是想當我的情人,我直接拒絕他,我可太想給你當小三了,不要什麼名分,像是妙妙的朋友林雪見那樣就行。”

這話說的半開玩笑,但是卻把李牧給搞的有些不自然,尷尬的乾咳兩聲。

“不對吧?我怎麼聽說,你好像挺喜歡那個男生的。”

娜美有些支支吾吾。

其實也不是彆的,隻是那個男的,和李牧長得比較像,僅此而已。

當然,對方無論從各個方麵,都比不上李牧,隻是性格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