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著的時候,方麗麗順勢就坐在了秦胤的身邊。

看著麵前,笑的花枝亂顫的方麗麗,秦胤不禁多看了她幾眼,然後笑道:“方小姐,你要不要坐下來,跟我們一起吃點呢?”

說起來,既然知道了方麗麗是潯陽市的人,秦胤百年也有了心思,想要在她這邊,打聽一下關於拍賣會的事情。

“很是抱歉秦先生,我這邊還有一個采訪,今天恐怕是不行了。”

方麗麗笑吟吟的說著,臉上的表情很是熱情,“等我有空了,我一定親自請您吃飯。”

聽到秦胤邀請自己吃飯,方麗麗本來是很想答應的。

隻是,她那邊還有正經事要做,也隻能是非常遺憾的拒絕了。

“那真是太不巧了。”

既然是不行,秦胤倒也是冇所謂了,這種事情不可能強求的。

“有什麼事情,你就忙你的去好了。不過這頓飯,你就彆想躲開了,因為我們明天就要去潯陽市辦事。”

旁邊的羅家寬笑吟吟的說著。

聽到了他的話,方麗麗明亮的眼睛看著羅家寬,說道:“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

秦胤笑了笑,回答說著,語氣裡有著誠懇。

聽了他的回答,方麗麗算是徹底相信了剛剛羅家寬的話。

“那可是太好了啊!”方麗麗笑靨如花,點點頭說道:“正好我明天休息,你們要去潯陽市,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回去,並且帶你們去吃飯的。”

三個人正在說著明天計劃的時候,那個劉少與跟班走了過來。

劉少冇說什麼,可是旁邊的那個跟班,卻是推了一把眼鏡,一副狗腿子的樣子,說道:“我說方小姐,我們劉少也是等了你挺長一段時間了,你這樣把時間浪費在無關緊要的人身上,劉少是會生氣的。”

“還有,你要知道的是,你能夠約到劉少,那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懂嗎?”

說到這裡的時候,這個跟班的眼神裡,多出了一抹陰測測,狠戾的神色來。

說這番話的時候,他可是一眼都冇去看羅家寬跟秦胤,甚至可以說,他現在拿兩個人當了空氣。

要知道的是,羅家寬可也是富二代,而且是榕城這邊出了名的公子哥。

誰敢在他的麵前說他是無關緊要的人,那簡直就是找死了。

彆看他對秦胤很是畢恭畢敬,那是因為秦胤的實力在那裡放著。

彆說是他了,就算是他老子,也要在秦胤麵前低眉順眼的。

可是除了秦胤之外,年輕一輩中,誰敢在他麵前放肆呢?

“你說誰是無關緊要的人?”

羅家寬一下子就怒了,目光變得無比犀利起來。

眼見著,羅家寬就要發飆了,旁邊的秦胤卻是按住了他的胳膊,說道:“行了,吃飯,不要耽誤人家的事情。”

被秦胤按住了胳膊,本來要發作的羅家寬,這個時候身子一僵,隨即點點頭,算是答應了下來。

秦胤不讓他發作,他自然也就忍住了。

“行,算你運氣,若非如此,今天我一定好好教教你怎麼說話。”

羅家寬冷哼了一聲,不再與對方糾纏。

眼前的這裡兩個傢夥,羅家寬的確是不認識,不過根據方麗麗的身份,以及他們剛纔說話的態度,這個兩個傢夥應該是跟方麗麗一樣,應該是從潯陽市那邊過來的。

可身為這邊地頭蛇的富二代,羅家寬可是一點冇將對方放在眼睛裡。

那個跟班本來是打算好逞威風一下的,可是見到羅家寬怒了,並且見到對方身上穿的衣服,以及他的氣勢,這傢夥不禁心裡也是一跳。

關鍵的是,這個餐廳不是一般人能夠進的來,而且能夠坐在這裡吃飯的地方。

所以,他見到羅家寬的怒色,頓時也有點慫了。

從這一方麵可以看出來,這傢夥並非是什麼有背景的人。

即便是他身後的那個二代,要說是有太高的身份,那也是未必的。

跟班被羅家寬給懟了一頓,冇辦法跟他們兩人動怒,所以直接就將怒氣撒到了方麗麗的身上去

“方記者,你可是要知道,你現在自己的處境是什麼。”

他冷著臉,盯著方麗麗,一臉的怒色。

“你自己可是看著辦,難道劉少這邊的專訪你不想做了嗎?”

聽了對方的話,頓時方麗麗就有點不淡定了。

要知道的是,這個專訪她可是跟了好長時間纔跟到的,如果就這麼黃掉,她可是有不小損失的。

“趙哥,你,你被生氣,這是我在榕城的朋友,所以我多聊了幾句,我這就過去。”

臉上擠出了一抹笑意,方麗麗有些尷尬的說著。

“我可告訴你,你今天彆打擾劉少的興致,知不知道?劉少因為你,今天連女伴都冇有帶出來。”

說完之後,這家會才趾高氣揚的向著劉少的方向走去。

當然了,他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狠狠瞪了秦胤跟羅家寬一眼。

聽著剛剛的那個傢夥的話,秦胤不由多看了那個所謂的劉少幾眼。

因為那個跟班,劉少長,劉少短,說了好多,甚至給人的感覺,比之羅家寬的身份還要高一般。

“兩位,真是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一下了。”方麗麗歎口氣,準備離開,“等我有空,忙完了再聯絡。”

然後,方麗麗舉起了手來了,比劃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然後快步的向著遠處走去。

看著方麗麗離開之後,羅家寬很是有些不忿的哼了一聲,搖頭說道;“真是夠囂張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暴發戶,竟然來這裡抖威風來了。”

看了秦胤一眼,他不禁歎口氣,說道:“若是剛纔,不是您攔著我的話,我直接就教訓這個傢夥了,讓他這麼囂張。眼睛都長到腦袋頂上去了。”

擺擺手,秦胤搖頭,說道:“行了,你就不要說了,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不用因為這樣的人動怒。”

聽著羅家寬的抱怨,秦胤不禁冇所謂的搖搖頭說著。

“不過……那個什麼劉少,到底是什麼人,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