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我要出去跟沈團長和蘇妹子一起吃。」

在廚房吃,窩得很,哪有坐在桌子前吃舒坦。

陳翠紅嫌棄的看了眼自己平平無奇的兒子,她抬手指了指蘇星月和沈朝兩人。

「你跟黑煤炭似地,快別過去了。」

周峰:「……」

他哪像黑煤炭了,不就只比沈團稍微了黑點嘛。

最終周峰也沒能出去,獨自在廚房怒干三碗麵條。

另一邊,蘇星月吃飽後,就和沈朝去了房間。

沈朝幫她把兩個骨灰盒也一起拿了進來,剛才她特意問過陳嬸子了,如果對方介意的話,她打算重新找個地兒放着。

等她和沈朝扯證後,再把盒子拿走。

陳翠紅早年間死了老公,她男人的骨灰盒也在她自己的房間放着呢,她又怎麼會介意?

蘇星月進屋後就躺去了床上,她頭有些暈,想睡。

房間總體看來是簡潔又乾淨的,房間內並沒有留下周峰妹妹的物品,看得出來周峰是用心歸置過的。

床單和被套都重新換過了,是陳翠紅新做的。

沈朝把兩個盒子放去了角落,隨後又把從軍車上拿下來的補品和衣物等東西都拿了進來,把這些東西都收拾好後,他再看床上,蘇星月已經閉上眼睡著了。

他緩步來到床前,把女人蓋在身上的被子掖了掖,又站在床前瞧了好久,直到周峰敲門他才不舍離去。

中午還有個會要開,他不能留太久……

行政辦公樓。

沈朝一身軍裝的坐在辦公室中,他撥通了電話,他的身前放着結婚報告,那報告的最下方,還用紅筆寫了『加急』兩個字,可見心態急切。

電話很快接通,沈朝沉聲開口:「導員,我想打結婚報告。」

「對,就是現在,希望越快越好,我報告已經寫好了,女方的背調我也做過了,成分簡單,無不良關係。」

「除了結婚申請,我還填了房屋申請的表格,我不回行政樓旁邊的家屬院,我要普通家屬院中的那棟白色的別墅。」

「對了,明天房屋批下來後,我會去倉庫領一些傢具,我記得咱們軍區有會木工的士兵,借我用用……」

指導員被沈朝這一連串的話給砸懵了,直到放下電話後,他才一拍腦袋:「那小子,還真的要結婚了,今天他帶回來的姑娘,還真是未來老婆!」

上午沈朝回來後,他回家屬院吃飯,就聽到有人在議論,『什麼沈團長帶了個女人』『什麼天仙兒似的女人』。

他並沒有在意,畢竟這是家屬院,大家住在一起,家屬嬸子又多,就喜歡傳些不切實際的流言出來。

哪能想到,這沈朝還真是偷摸帶了個女人回來,就連他父母都不知道。

嘖……不愧是軍中冷閻王,這一整就來個大的,還真是小刀拉屁股,開了眼了!

導員一邊搖頭一邊感嘆,不過沈朝打結婚報告這件事,他並不打算說出去。

想到沈朝母親的厲害模樣,他就有些牙酸,這事兒可不能把他給牽扯進去。

沈朝的母親名叫宋嫻,性格挑剔,那可是個厲害角色,不然怎麼能生出七個兒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