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他陰沉沉一笑,殺氣蔓延,扮演着池飛的角色:「老祖,我活下來不易,這些年一直勤勤勉勉修鍊,可不曾有過一日懈怠。」
「就算……」池老祖還想說憑池飛的資質根本不可能。
但男子已經逼近他,像一條毒蛇,低聲道:「老祖,若不是想要借你穩住大局,為阿勛日後鋪路,我是恨不得現在就殺了你。」
「所以,別再擺架子,說一些無謂話,知道了嗎?」
壓迫感襲來,讓池老祖渾身發顫,不敢再胡說什麼。
他忙亂的點點頭。
時移世易,實力說話,他這位老祖再也狂不起來了,得看別人的臉色行事了。
男子訓完他之後,見他神色驚恐,畢恭畢敬的,才覺得心情舒暢了不少。
已經天黑。
他看了眼天上的月色,腦海中浮現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女子,深情的呢喃道:「眠眠……」
——
司珩和歐騰棟已打算在穆國小住幾日,與家人好好團聚一番。
不過喝雞湯的日子到了,歐騰棟二話不說,就要召開冥門回迦蘭仙山一趟。
司珩自然要陪着。
師渺渺也在京都轉悠了一圈,雖不說震撼,但也被如今的凡界人間風情所吸引,她有些捨不得離開,不過她作為家主,總不能在外逗留太久,只能隨着歐騰棟一同回去。
回了迦蘭仙山,雲見初高興迎上來,「我還以為你們忘了雞湯一事呢,正想用傳音石通知你們。」
歐騰棟正色道:「如此大事,怎能忘記。」
雲見初見她着急,就趕緊張羅起來。
歐騰棟在屋裡喝雞湯,無論是舌頭還是胃部,亦或是身體,都得到了大大的滿足。
她暫時不太能修鍊,喝着雞湯給孩子補充營養靈力,就是最好的選擇。
司珩則是又去給喬南奕施針,他的情況已經好轉許多,當即就幫着青鋒將仙山裡的事宜安排得妥妥噹噹,沒有任何缺漏。
司珩聽罷,就說:「你先前遭到暗算,該好好修養一段時間,這些雜事讓青鋒去忙即可。」
喬南奕心有愧疚,低頭道:「仙尊,我當時沒幫上什麼忙,還險些害了夫人,心中愧疚無比,現在若是再不做點事兒,我是連睡都睡不着了。」
何況現在仙山多來了個七峰門,人員一多,就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青鋒哪能妥善安排。
司珩知道他的性子,只好由着他。
「不過今日這最後一次施針,你的身體是徹底無礙了,可以正常修鍊。」司珩說道,「仙山弟子沒剩幾個了,先前他們大多都是外門弟子,你看着挑選幾個收為你座下的弟子,好好教導吧。」
喬南奕點頭答應了。
然而他接着又說:「不過七峰門等人……我看着,他們是想重振七峰門,如此……他們是不合適長留迦蘭仙山的。」
每一派都有自己的規矩。
七峰門是能依附迦蘭而活,但他們也會喪失自己的名字,以後別人看見七峰門的人,只會說他們是迦蘭的人。
司珩想想也是,畢竟七峰門眾人的傷勢已經有所好轉,該為以後做打算了。
他也不耽擱,待歐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