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蘇晨,你剛才的這些推理非常精彩,可是卻有一個非常致命的錯誤!」

「如果正如你所說,死者在電影結束之前沒有死亡,那他為什麼會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就連別人說他已經死亡也無動於衷!」

「就算他看個電影睡著了,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死者不會醒過來嗎!」

「所以你的這些推理,在邏輯上是不成立的!」

此時,龍雲冷漠地說道,一擊致命,指出了蘇晨的邏輯漏洞!

……

【我靠,不愧是我心中的女神吶,這麼快就看出了主播的漏洞,實在是太讓人興奮了!】

【他喵的,看主播剛才說的頭頭是道,老子還差點認為主播說的是真的了呢,經過龍隊這麼一點撥,主播的推理不堪一擊!】

【主播,我看你還是放棄吧,敢在龍隊面前賣弄推理邏輯,在咱們市裡你算是第一個了,勇氣可嘉!】

……

「邏輯漏洞?」

「不,這才是兇手的高明之處!」

「大家請看這個,這就是死者在電影結束時一動不動的原因,因為他是真的睡著了,而且還是那種打雷都不會醒的睡着!」

蘇晨拿出一粒爆米花!

「爆米花?」

「小子,你在搞什麼鬼?」

「難不成吃個爆米花就能睡得跟死豬似的?」

李浩冷哼道!

「小燕!」

此時,龍雲卻是眉頭緊皺,給小燕一個眼神!

「安眠藥粉末!」

李小燕拿過去,觀察了片刻,便發現一些安眠藥粉末附着在爆米花上!

「這樣一來,就可以說的通為什麼死者在電影結束時一動不動了吧!」

蘇晨目光掃過眾人!

「繼續說!」

龍雲眉頭皺的更深,現在她突然發現,自己有些小看了這個蘇晨!

「所以這件兇手案的經過就是,余丹丹在死者所吃的爆米花之中放了安眠藥讓死者昏睡過去,然後在電影結束之時對大家說死者已經死亡,最後趁大家都離開的時候,真正地殺死死者!」

「余丹丹,你就是兇手!」

蘇晨指着余丹丹說道!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編造這種虛構的事情來誣陷我,但是就算你編造的再精美,也是有漏洞的!」

「這爆米花都是買了之後放在桌子上,大家隨意拿的,那我又怎麼能讓張經理拿到放安眠藥的那一桶呢?」

此時,余丹丹終於忍不住,走了出來,對着蘇晨質問道!

「呵呵,這個很簡單,因為死者是一個糖尿病患者,不能吃甜的,你只要將安眠藥放在原味的爆米花桶里便可以了!」

蘇晨說道!

剛才他已經看過了,死者腰部有很多的針孔,很明顯是糖尿病患者注射胰島素留下的!

「那麼這安眠藥也可能是兇手放的呢?」

余丹丹繼續質問道!

「呵呵,這一點就更加好解釋了!」

「如果羅剛是兇手的話,他既然已經使用了安眠藥,讓死者昏睡,那麼他就不需要再用乙醚,更不用讓自己留下罪證!」

蘇晨輕笑道!

「如果兇手為了保險起見,既使用安眠藥,又使用乙醚,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而且現在兇手已經被找到了,證據確鑿!」

「如果你想指認我是兇手的話,那就請你拿出證據來吧!」

余丹丹輕哼道!

雖然被蘇晨指認為兇手,但依然還是很平靜,臉上露出自信地神色!

「呵呵,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吶!」

「既然你想要證據,那我便給你證據!」

「在電影結束之時,你對大家說死者已經死亡之時,我清楚的記得,你手上戴着一副白色手套,但是現在你的手上卻沒有了那副手套!」

「你戴着那副白色手套,用那個沾有乙醚的手帕,殺死了死者,然後再將這沾有乙醚的手帕,放到羅剛的口袋中,嫁禍給他!」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副白色手套,現在應該還在你身上吧!」

蘇晨冷靜地推理道!

他當時記得清清楚楚,這余丹丹手上戴着白色手套!

「你說的是這副手套嗎?」

「我患有季節性皮膚過敏,見風手上就會起小紅點,所以我才戴着手套!」

余丹丹從口袋中拿出了那副白色醫用手套,在她看來,一副手套怎麼可能成為證據!

「余丹丹,真沒想到,你這麼輕易便將這白色手套給拿了出來!」

「但是無論如何,你都不會想到,這白色手套便是證據吧!」

「你所使用的乙醚,雖然能夠快速讓人麻醉昏迷,但是你忽略了一點,乙醚的揮發性非常強,你的手套上必定有乙醚沾染的痕迹!」

「我想這位法醫,一定有辦法檢驗出來的!」

蘇晨神色一怔,到現在,真相已經水落石出!

「小燕,去檢查一下手套!」

龍雲眉頭輕皺,如果這手套上真的沾染乙醚的話,那蘇晨剛才的推論就是正確的,真正的兇手便是這個余丹丹!

「我本以為這一次可以天衣無縫地殺了張豪,沒想到卻還是被你給識破了!」

而此時,余丹丹嘴角卻是露出一絲笑容,仔細地端詳着蘇晨,輕笑道!

周天和(震驚):「什麼?余丹丹,你真的是兇手!」

楊風華(吃驚):「余丹丹,你跟張經理應該沒有什麼深仇大恨吧?」

黃盈盈(疑惑):「余丹丹,張經理對你可是不錯啊!」

……

聽到余丹丹親口承認,周天和等人皆是震驚不已,不敢相信余丹丹是真正的兇手!

「之前我從你們的口中得知,你們這張經理手腳有些不幹凈,我想他應該是對余丹丹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我想這就是余丹丹的殺人動機吧!」

蘇晨緩緩地說道!

「張豪這個混蛋,利用職務之利,下班之後,將我叫到他的辦公室,把我給**了!」

「為了佔有我,還給我拍了照片,一直威脅我,強迫我跟他發生關係!」

「這種禽獸,死十次百次都不足惜!」

「我只恨沒有早點殺了這個混蛋!」

余丹丹臉上露出憤怒之色,兩行清淚緩緩落下!

「果然是悲劇!」

偵破了這起凶殺案,蘇晨心中卻一點都不高興,聽了余丹丹的話,張豪那畜生簡直就是死有餘辜!

「大偵探,不用露出這種表情,我應該感謝你才對!」

「如果你沒能將我找出來,我雖然能夠逃脫法律的制裁,但可能會一輩子活在後悔和歉意之中!」

「我現在心裏舒坦多了!」

余丹丹卻是對着蘇晨輕笑道,再一次露出那種純真的笑容!

……

【兇手竟然真的是余丹丹,真沒想到,這麼嬌小可愛的女孩,竟然也會殺人,實在是太讓人震驚了!】

【不過今天主播是真的拉風,風頭都要蓋過龍隊了,今天要不是主播在,龍隊恐怕都要翻船了!】

【主播,你太牛了,原諒我之前對你的質疑,請收下我的膝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