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心術:真千金被反派們花式貼貼第4章 師父說了,吃飯前不能吃太多零食在線免費閱讀

讀心術:真千金被反派們花式貼貼第5章 幾萬塊的零花錢在線免費閱讀

最後,夏詩汶還是叫了救護車。

沒辦法,鍾子琳一直喊疼。

夏詩汶跟着上了救護車,甚至忘了家裡還有個人。

鍾沅沅也不在乎,原劇情中原主被接回家後也沒被人真正關心過,沒道理到了她這兒就有所變化。

「麥麥,走,咱們去開工。」

三歲那年,她突生急病,藥石無醫,頭七之日師父用了禁術讓她還魂……

鍾沅沅抱着棉花娃娃出了門,哪兒人多往哪兒走。

很快,她選定了目標。

一個正在公園裡欣賞老大媽們跳廣場舞的老頭。

「老爺爺,算一卦吧,免費的。」

鍾沅沅長得精緻,笑起來梨渦深陷。

裡邊是荷葉邊的白襯衫搭配JK裙,外邊隨便套了件草綠色的毛衣外搭,背着斜挎包,乖巧又可愛,正是老年人喜歡的那一款,直戳人心窩。

「小姑娘,你還會算卦?」傅司遠也正無聊,剛好打發時間,笑着招招手:「你都會算什麼啊?」

鍾沅沅要了他的生辰八字,又觀了觀他的面相。

上亭豐隆廣闊,主貴,中亭豐滿,事業發達,可惜下亭有瑕疵,短了些,老年或疾病纏身,或有子孫不肖。

「你孫子離家出走了?」

傅司遠瞳孔一震。

他本來只是心煩讓司機帶他出來轉一轉,遇到個有意思的小姑娘就聊兩句,沒想到還真被說中了。

「你怎麼知道?」

鍾沅沅拿出了六枚銅錢,「老爺爺,你把這些銅錢隨便扔在地上。」

傅司遠照做。

鍾沅沅按着卦象直言:「你孫子在火車站方向。」

傅司遠直接打電話,讓人去火車站找人。

等結果的時候,鍾沅沅也坐在了椅子上,拿出本子,在今日份日行一善後面打了個√。

不到半小時,傅司遠接到了司機的電話,說是人找到了。

「小姑娘,你師從何人何派啊?」傅司遠表情認真了起來。

到了他這個高度能接觸到的層面比較廣,自然知道世界上有許多隱世能人。

可眼前這個還是個小姑娘啊,居然也有這麼大本事?

鍾沅沅有點兒餓了,目光忍不住被公園門口的那些小吃車吸引。

回答的有些不走心:「鳳凰山。」

「鳳凰山?」那是哪裡?

「那你師父呢?」傅司遠又問。

鍾沅沅動了動鼻子。

好香啊。

「走了。」

她還沒等下山,師父就一個人先跑了,這會兒說不定在哪個國家。

傅司遠卻誤會了。

原來小姑娘的師父已經過世了。

「那你叫什麼啊?」

「鍾沅沅。」

傅司遠輕笑:「沅沅啊,今天你幫了爺爺的大忙,你有什麼要求,儘管說。」

「真的?」鍾沅沅可不是個會客氣的人,她算卦,對方看情況給**,這原本就是圈子裡不成文的規定。

「我要吃那些。」她起身,指着公園門口的那些小吃車說道。

傅司遠有些意外。

他甚至都想好一會兒在支票上寫幾個零了。

畢竟據他所知,這些能人異士收費都不低。

鍾沅沅吃的很快,但吃相卻很好,不一會兒就吃了三個雞蛋堡、兩份手打蝦滑、三個烤豬蹄、一個雞翅包飯、兩串鐵板魷魚、還有1大杯鮮榨果茶。

傅司遠和司機都看愣了。

「沅沅丫頭,你……夠嗎?」

他本來是想問撐不撐的,又怕人家小姑娘不好意思,所以換了個委婉些的詞。

鍾沅沅點點頭:「師父說了,吃飯前不能吃太多零食,一會兒就是午飯時間了。」

傅司遠和司機:「?」

這麼多,只是零食?

「好了,爺爺再見。」鍾沅沅拿着兩串爆漿魚丸和一個烤紅薯跟他們說了拜拜。

她走的很快,很快就轉過街角不見了。

這時傅司遠才反應過來,「忘了要她的聯繫方式!」

……

午飯,鍾沅沅是在醫院附近的衚衕里吃的。

過橋米線全家福套餐,兩份。

當她打第一個飽嗝的時候,懷中的棉花娃娃似乎也動了一下。

吃完飯,她才從斜挎包里拿出師父留給她的地址,在醫院的對面找到了貼有『本店出兌』的壽衣店。

門面倒是不小,只是透着破敗,門口立着一根笤帚,也是散財的預兆。

推開門,風鈴擺動,聲音脆響。

「有人在嗎?」鍾沅沅朝着裡邊喊了一句。

衛生間傳來沖水聲。

咔噠。

門開了,走出來的是個矮粗胖的中年禿頂男。

見生意上門,也並不熱情,坐下繼續吃他的泡麵。

「想要什麼自己選,黃紙冥錢在左邊,金元寶金磚在右邊,童男童女別野保時捷在樓上,自己去拿,掃碼結賬。」

禿頂男一邊嗦着泡麵,一邊指着牆上的二維碼說道。

鍾沅沅:「我是來收賬的,你還欠我師父38個月房租……」

「什麼!你是來要房租的?」

禿頂男突然間調門升高,把嘴裏的泡麵咽下,用手胡亂抹了下嘴角,看着挺凶。

「你等着!」

說完就去了樓上。

鍾沅沅低頭:「麥麥,這個人好凶,萬一我們打不過他怎麼辦?」

她整理整理棉花娃娃的頭髮,神色從容,不見半點懼色。

噔噔噔噔!

禿頂男下樓了,左手拎着包,肩上扛着捆成卷的被子。

「要錢沒有,你看着這有啥能要的,就頂房租了,這是鑰匙。」

扔下鑰匙,禿頂男匆匆離去。

鍾沅沅:「……」

就這樣,她莫名其妙多了一家店。

「師父只說零花錢不會斷,沒說要自己賺啊。」

……

晚上五點,鍾沅沅回了鍾家。

剛進門就被各種埋怨。

「沅沅,你去哪兒了?」夏詩汶問:「你知不知道這樣一聲不響不見,媽媽會多擔心?」

鍾沅沅看了眼她臉上精緻的明顯才補過不久的妝,沒說什麼。

鍾文獻也已經回家了,端坐在沙發上。

「回來就好,這是給你買的手機,裡邊存了咱家人的號碼。」

之前是他忽略了,沅沅剛下山,沒有手機,自然聯繫不上。

鍾沅沅沒拒絕,「謝謝爸爸。」

把手機接過來,看了一眼,然後放進了斜挎包里。

【還有心思給我買手機,看樣子公司還沒出事,不過離破產也不遠了,要不要看在這手機的份上,幫爸爸一下呢?】

鍾文獻終於聽到了最想聽到的內容。

公司到底為什麼會破產?

快說啊。

他心急的不行,看著鐘沅沅的眼神過於迫切。

鍾沅沅疑惑:「爸爸,怎麼了?」

不行,不能被沅沅知道我能聽到她的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