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人家仙尊不肯幫忙,他們跪在這裡亦是無用。
男子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池老祖嚇了一跳,趕緊低垂着頭,「那就繼續跪着,求仙尊憐憫吧……」
雖說他們不怕冷,但這會兒已經變了天,很快就大雪紛飛了。
他們在山門前,很快就被大雪覆蓋,成了兩個雪人。
儘管如此,男子不動,池老祖也不敢動。
山上。
池彥毅已經將雲見初的魔魂收在一個靈囊之中,交給秋海。
秋海喜滋滋的,他不嫌事兒多,就怕祖宗大人忘了自己。
「祖宗大人放心,我定儘力而為。」秋海沒有誇下海口,畢竟他看過雲見初的魔魂,實在是有些虛弱。
池彥毅點點頭。
冥門關閉上,司珩也就回來了。
他順口就交代了山門口的事情,「我已確認過,人頭是真的。」
外頭寒風呼嘯,池彥毅站在樂泉台門口,能清楚看見山下跪着的兩人。
她疑惑道:「你既然說了不與池家計較了,怎麼他們還跪着?」
司珩又說了「池飛」所求之事。
因為知道「池飛」小侄兒去凡界是幹什麼的,他並沒有給什麼好臉色。
池彥毅微眯眼睛,自言自語道:「竟然這麼快就找上門了。」
司珩道:「他們是要來算賬嗎?那不如斬草除根。」
池彥毅輕輕搖頭,「那倒不必,當時前去凡界行兇的散修大多都死了,我當時剛好留下了三個人,其中一人就是大富大貴,人中之龍的面相。」
她說著,忽的笑了笑。
「遲勛遲勛,原來他是姓池。膽子也是狂妄,用上諧音字,池允應該也沒想到,他會這般光明正大。」
她轉過身,又說:「我還以為他會自己創造這個契機,沒想到他是�殘王爆寵囂張醫妃��叔叔。」
司珩說「池飛」至少是化神修為,還勝過池老祖一籌,有這麼個好叔叔在,池勛定能報得大仇,完全掌控池家。
「你若不喜歡,可以讓他們叔侄再無碰面之日。」司珩淡聲說道。
池彥毅神色依舊,道:「不必插手別人因果,他們叔侄若有緣,自會相遇相認。」
司珩嗯哼了一聲,「說的是。」
旁人如何,他是一點都不想管。
不過總有人不長眼,硬要來打擾。
傳音石動了。
是白浩。
他聲音急促,帶着驚恐,「池彥毅神君,不好啦!我白家人全都折在蘇州了!」
池彥毅嘴角抽了抽。
沒事叫池彥毅,有事叫池彥毅神君。
這老狐狸可精明了。
她問道:「你派了誰去?」
白浩趕緊說了情況:「向宇和老二帶了一隊,老四和老五帶了一隊,他們到了平春湖一帶,就與我們失去聯絡了。我和白鵬過去支援,發現平春湖竟設下了結界,堅硬無比,就連我也破不開。」
白家年輕一代都被困平春湖,不知死活,白浩心系後輩,自己又無計可施,才不得不來求助。
池彥毅聽罷看了司珩一眼,兩人臉上皆是帶着絲絲驚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