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阿璃,你謬讚了。」受到誇讚,司珩臉頰微紅。
雲見初翻了個白眼,又坐回去。
她呢喃道:「太礙眼了,還是快讓我走吧,實在看不下去了……」
談宗青看她,神色忽的認真起來,「初雲,你是真的想灰飛煙滅嗎?」
雲見初別過頭,微微哽咽:「我還有得選擇嗎?」
她好不容易見回兒子,母子還沒團聚夠呢,怎麼捨得?
想起談宗青肚子里聽她嘮嗑的崽子們,她就更捨不得了。
正要傷心哭泣,哭一哭自己命苦,就聽見談宗青說道:「有我在,你當然有啊。」
雲見初怔了怔,隨即就收起了傷心情緒,轉頭盯着談宗青。
「談宗青,我就知道你辦法多多,厲害無比,你快說!」
談宗青說道:「其實魔族靈魂也不過是多了魔氣,只要將魔氣剔除,那你就如人類靈魂一樣,到時候你就能入我們冥界地府輪迴了。」
雲見初興奮起來:「那就是我能做人了?」
「不好說。」談宗青可不會開後門,「不過輪迴有苦有甜,或為人,或為妖,或為畜生,你若能接受,倒是可以一試。」
雲見初只問:「那我可輪迴之後,還能與小白有緣分嗎?」
談宗青搖搖頭,「你如今是魔魂,我可說不準。」
雲見初也就猶豫片刻,就道:「好,我願意一試!」
就算是有千分之一的機會,她也無怨無悔!
司珩卻擔憂起來:「可她現在魔魂有所殘缺,而且還非常虛弱,這如何剔除魔氣?」
談宗青則道:「我以前……算了,好漢不提當年勇,秋海能辦到,不過憑他現在的能力,或許需要點時間,魔魂弱一些也沒關係。」
雲見初不解:「既如此,怎不叫他幫忙將孩子靈魂上的魔魂誅滅?」
談宗青解釋道:「這不一樣,君哲的魔魂化成一縷縷,死死纏住了孩子靈魂,得需要特別的法器和方法,才能將其剝離。而你嘛,只需要消除靈魂附着的魔氣,簡單多了。」
這麼高深的事情,雲見初實在是聽不懂,也沒什麼好辦法,只能說一句話:「我都聽你的。」
如此打算好,談宗青就打算召冥門了。
不過外頭卻響起了青鋒的通報聲。
「仙尊!池老祖來了!」
司珩先看了談宗青一眼,見她點頭,才拂開了結界。
靈力散開,已知道池老祖身在何處。
他身影一閃,已到山門處。
結界未開,那前頭跪着兩人,前頭還擺放着一個不怎麼新鮮的頭顱。
是池允的頭。
而跪着的人,一個是池老祖,另一個則是生面孔。
池老祖一見到人,立即匍匐拜倒:「拜見霽風仙尊!先前我池家人與魔族修羅勾結,犯下大錯,我如今將他的頭顱砍下,特來奉上,還望霽風仙尊大人大量,給池家一條活路!」
青鋒已洋洋自得。
看吧,這就是他家仙尊的厲害,還沒親自動手,池老祖就怕得大義滅親了。
見司珩沒說話,他就板著臉道:「當日我家仙尊已經放過池家人,你現在又來說這些話,不就是說我家仙尊小雞肚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