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再沒人將她放進眼裡,透明到跟圈內人格格不入。
她深知自己的本分—等到大學畢業,就與賀家小公子聯姻。
賀境時是賀家幼子,明朗俊俏,在江北圈年輕一輩中是出了名的好皮相。
宋宜禾跟他不熟,卻也遇見過兩面。
第一次是兩年前的操場。
剛受完委屈返校的宋宜禾坐在看台,一邊抹眼睛,一邊抬頭循聲望去:只見賀境時投進了個三分線外的球,意氣風發,好友嬉笑,他不經意朝她看來。
第二次是在大四實習。
宋宜禾將簡歷投到了賀境時的工作室,結束面試後,她不小心被人弄**衣服。
賀境時倚着門給她紙巾:「擦擦。」
-他光風霽月,是個不錯的結婚對象。
可不料一場意外,聯姻的人換成了賀境時二哥,是個花名在外的混不吝。
珠玉在前,宋宜禾終是在雨夜大膽攔了車。
她磕磕絆絆地說完。
窗內的賀境時沒即刻應下,只打開車門,在她俯身進入前,饒有興緻地抬眉:「你可想清楚,上我這車就不容易再下了。」
賀境時一直知道他有個結婚對象叫宋宜禾。
五歲那年,小姑娘頭回見他就被嚇得哭紅了眼,像個小白兔一樣頗有意思。
結婚後,朋友每每提及聯姻,賀境時都避而不談,只每回組局九點一到他就準時退場。
好友納悶:「你門禁這麼早?」
賀境時看他一眼:「九點還他媽敢不回家?」
見他這樣,便有人對宋宜禾起了好奇心。
恰好這天大雨堵車。
幾人送他回家,剛打開門鎖,一行人聽到赤足奔跑聲,轉眼就見宋宜禾穿着睡衣站在遠處。
而昔日眼高於頂的賀小公子雙臂微敞,歉疚道:「路上堵車,過來抱抱。」
好友震驚:賀境時你別太離譜!
可只有賀境時知道,幸運降臨的那個雨夜,他也曾鄭重在家傳婚書上落筆—得償所願,恭賀新禧。
-1v1/睡前小甜文《朕的皇后溫柔嫻淑》作者:一梨春文案永和年,衛後薨。
傳聞皇后死前拉着皇帝的手深情款款:「與君相識相交,梓童足矣。」
舉國悲痛。
為著帝後的伉儷情深。
*作為開國皇帝的唯一,皇后不僅得一人承受所有雨露,一人獨守後宮連點宅斗的戲碼都無,嗑瓜子都沒有人一起。
皇后:這種狗都不過的日子,再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