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白老五咽了咽口水,心裏有了不好的預感。
果然,女妖隨即拿出了一把匕首,泛着瑩瑩寒光。
她冷笑道:「你們這些修士的內丹雖是一般,不過嘛,用得着就別浪費,至少比那些毫無靈氣的人類好多了。」
白向宇一驚:「你是要剖我們的內丹?!」
女妖挑眉,「不錯!」
白老五氣急:「書上記載,龍族乃是仙族,你剖我們的內丹用來修行,只會自毀前程!」
女妖的手一頓,似是在猶豫。
白向宇怔了怔,脫口而出,「五妹,她是龍族?她這相貌,這氣質,不像啊!」
他怎麼記得書上說龍族血脈甚是高潔,不說傾國傾城,但也算得上俊秀的。
然而眼前這女妖……
說她一般都算是抬舉了。
「你這傢伙!」女妖聽不得這話,一怒之下,抬手控制水草,將白向宇狠狠的摔在地上。
白向宇胸口氣血翻滾,險些一口鮮血吐出。
他疼得齜牙咧嘴,稍稍緩過來抬起眼眸,已見女妖走至自己跟前。
「你們這些以貌取人的壞男人!」
女妖滿臉怒容,蹲下便掐住白向宇的脖頸。
削鐵如泥的匕首對準了他的眼眸。
白向宇結巴道:「對……對不住,你不愛聽實話,那我……那我就說別的。」
女妖更怒了,「你這眼珠子留着也是沒用!」
「啊啊!五妹,救命!!!」白向宇至今還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白老五翻了個白眼,她自己都是階下囚了,怎麼救他。
她道:「大哥,你放心,我會繼任家主,帶領白家走向巔峰的!」
白向宇嚇得緊閉眼睛。
然而疼痛沒有襲來。
反倒女妖鬆了手,沒再鉗住他的脖頸。
聽動靜,女妖似是被什麼東西撞開了。
白向宇睜開眼,只見昏暗裡有一團小東西,瀰漫著血腥氣,還發出哼哼唧唧的聲音。
這是什麼?
只見那小東西站了起來,用小奶音說著狠話:「紅鯉魚,你休想用我龍族的東西去傷害無辜!」
原來是個小女娃。
隨着女妖的靠近,衣衫上的華光映照着,才讓白向宇和白老五看清了小女娃的面容。
與普通孩童沒什麼區別,卻是傷痕纍纍,血肉模糊之處還能看到鱗片痕迹。
最令他們震驚的,小女娃額間只有左側的一個小龍角,右側的龍角缺口整齊,顯然是被活生生割斷的!
天啊,這小女娃才是真正的龍族,卻被一個鯉魚精割了龍角,拔了龍鱗嗎?!
鯉魚精垂眸盯着小女娃,聲音輕佻,不屑的說道:「小賤人,也不想自己現在什麼處境,竟敢來阻止訓斥我?」
小女娃緊盯着她,毫不退讓,「我為何不敢?按規矩,天下水族都歸我龍族管束!」
鯉魚精大笑幾聲,面容扭曲。
「可笑!」
她已掠身過去。
小女娃的內丹已積攢了一點靈力,在鯉魚精攻上來之時,盡數使出。
然而,鯉魚精這些年吸着她的龍丹修為飛漲,又穿着龍鱗衫,她那點靈力打在鯉魚精身上,幾乎是不痛不癢。
小女娃被摁倒在地。
砰地一聲。
地上砸出了小坑。
小女娃痛叫一聲,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