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你……你……你的心肝呢?你還叫孤皇兄呢,怎麼忍心見孤為此茶飯不思,日夜難熬!」太上皇動之以情,「你就不想孤長壽一些嗎?」
說到最後,他眼眸已經濕潤了。
可司珩神色依舊:「皇兄,你已改變了幾次命數,多活了好些時日,做人最重要的是知足,切不可貪婪過多,免得心生魔障。」
「你還是沒變,還是那麼喜歡說大道理。」太上皇嘆息一聲,靠在軟墊上,攏了攏擋風斗篷,「說的是,孤此生已經足夠幸運了。」
司珩道:「皇兄能如此想便是最好的了。」
「孤現在唯一的心愿,就是想看到六丫頭平安生下孩子。她現在肚子大了許多,應該不會等太久吧?」太上皇試探性問道。
他從典籍上看到過,說修仙者懷個幾年也是有的,更別說仙胎什麼的了。
他為何執着於修行一事,不過是怕自己等不了。
提到薛心安,司珩的面容登時溫柔了許多,只是眉宇間也多了一絲憂愁:「不會太久的。」
他得查清化魔龍燈在何處,如果再落在魔域了,那就另想辦法。
——
修仙界。
東邊密林。
池允那日用傳送符逃走,重傷的他,只能就地服用了隨身帶着的上品丹藥,就地打坐療傷。
密林雖大,但他打坐前沒有靈力設下法陣結界,導致了一些修士用着法寶,尋到了靈力波動的氣息。
殘陽西下。
來了七八個修士。
他們隸屬於一個獵寶團,平日就愛到各處獵寶。
這密林,他們已經來了許多次,沒想到今日卻有了意外之喜。
一個修士看着池允渾身血跡,打坐療傷,靠近看了看,驚喜大喊:「這不就是池家家主嗎?!」
「對,是他!就是他!」
其他修士高興無比,大喊發財了。
所謂獵寶,無論是物還是人,都在範疇之內。
迦蘭仙山放話要拿下池允,只要他們把人逮回去,肯定能得到相應的報酬。
池允如今重傷,入定療傷,他們還能不費吹灰之力把人拿下呢!
越想越興奮,修士們已經很有默契的同時出手!
池允雖是在入定中,卻能感知到外界的動靜,他已是大慌。
自己乃是池家家主,一世英名,難不成今日就要死在這些小嘍啰的手裡了嗎?
不等修士們攻上來,他已經自亂心神,一口濁血吐出,從入定中抽離出來,傷上加傷。
就算脫離入定,他也毫無還手之力了!
與此同時,修士們的刀劍已經攻來了!
池允嚇得閉上眼睛。
等待死亡。
可猛地刮來一陣風,強悍無比,接着就是砰砰砰倒地的聲音。
有一男子的聲音響起:「你這後輩太過無用,救來做什麼。」
池允睜開眼。
只見那些修士盡數倒地,死狀恐怖。
站在自己跟前的男子一襲銀白衣裳,劍眉入鬢,鼻子高挺英氣,黑眸異常的銳利無情。
男子的力量似是深不見底,宛如黑夜中的鷹,給人十足的壓制力,更有一種傲視天地的強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