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吃過晚飯,江父開車送幾個小姑娘回學校。

黑色雷克薩斯LM平穩停在路口,幾人下車後,江母忽然想起來什麼似的,溫聲叫住江綰綰。

「綰綰,後天放假,需要爸爸媽媽來接你嗎?」

江綰綰想了想,搖頭拒絕,去雲州的機票訂在了假期的第二天,反正不用着急,白天她不可能在家待得住,還不如出去玩。

江父江母尊重她的想法,寵溺笑了下,交代道:「在外面玩要注意安全,別回家太晚,有事給我們打電話。」

與此同時,伏鳶手機響了下。

簡蔓給她發了信息,說自己工作忙,這個假期要去省外出差,讓她自己在家乖一點,別亂出去跑着玩,也別去交些亂七八糟的朋友。

然後底下附帶一條轉賬信息。

耳邊江綰綰父母溫柔囑託的聲音逐漸模糊,伏鳶盯着那兩條信息發了會呆,長睫微垂,眸底情緒一點一點退卻。

最後還是車子發動機啟動的聲音將她的思緒打斷。

她回過神,抬起頭,猝不及防對上江母溫婉含笑的眼睛。

江母朝她揮了下手,「鳶鳶,阿姨知道你跳舞,要保持身材,所以給你準備的那份糕點是低卡無糖的,點心都是阿姨親手做的,你放心吃。」

伏鳶愣了下,沒想到阿姨會這麼細心,不禁有些受寵若驚,「這太麻煩了,謝謝阿姨….」

「客氣什麼,你們都是綰綰的朋友,阿姨很喜歡你們。」江母笑着:「有機會讓綰綰帶你們回來吃飯。」

「下次見。」

車子拐進主路,很快消失在車流里。

回到宿舍,江綰綰將小車裡的東西一一分給大家,顏思渝震驚:「阿姨給我們準備的東西都不一樣哎!」

她嗜辣,無辣不歡,除了那份小甜點,包包里幾乎都是些川渝特產,其中有幾樣還是她的最愛。

容茜笑眯眯打開自己的包裹:「這些蛋糕盒子都是阿姨親手做的,泡沫箱里還加了乾冰,阿姨說可以堅持到放假回家放冰箱,讓我回去慢慢吃。」

「我說她之前怎麼總是問我你們喜歡吃什麼,忌口什麼。」江綰綰自豪揚眉:「原來是想給我們一個驚喜。」

顏思渝看到伏鳶包里的筋膜槍,揚聲感慨:「綰綰,考慮考慮讓阿姨開課吧,我連夜送我媽去進修學習。」

容茜:「加一。」

一旁的伏鳶看着手裡的筋膜槍,輕輕嘆氣。

市面上普通的筋膜槍百八十塊就能買到,但這個牌子她認識,手裡的這把是專用極高端系列產品,再怎麼著也要小几千。

太貴重了,她不能收。

「綰綰….」

江綰綰明白她的意思,立馬躲得遠遠的:「幹嘛幹嘛,這我媽送的,你可千萬別還給我,否則讓我媽知道我絕對會完蛋。」

「那你把阿姨的聯繫方式給我?」

江綰綰拒絕:「我媽平時不用這玩意,這一看就是她專門給你買的,你就收下吧,求你了,不然她會難過的。」

「寶貝,你捨得讓我善良美麗的母上大人傷心嗎?」

拉扯了好一會兒,伏鳶搖搖頭,語氣無奈說道:「我把錢轉給你。」

江綰綰見她態度堅決,思索片刻,想到了一個自以為絕妙的主意:「要不這樣鳶鳶,你留下它,然後歸屬權給你,使用權給大家,咱們一起用。」

「嘿嘿這樣總行了吧!」

伏鳶輕聲:「我把錢轉給你,買下它,我們宿舍也可以一起用。」

「……」江綰綰抓狂,抱着她胳膊耍無賴,「哎呀我不管!給錢是什麼意思嘛!分得這麼清,你根本沒有把我當朋友!!」

兩人的家境雖然都很優渥,但生長環境卻截然不同,父母的愛與陪伴,伏鳶從來都是欠缺的。

也正是因為這方面的缺失,讓她很難相信和接受別人對她的付出。

環境使然,性格使然,伏鳶有獨屬於自己的一套原則。

她耐心解釋:「綰綰,這不一樣,我們當然是朋友,但這個筋膜槍很貴,我不合適收下的。」

「我懂了。」江綰綰理解了她的意思,但送出去的禮物哪有收回來的道理…..腦袋忽然靈光一閃,她眸中閃過一絲狡黠,興奮提議道:「那鳶鳶,你請我喝酒吧?」

伏鳶被她跳脫的話驚得一愣。

「學校后街有個酒吧,聽說環境不錯,你們應該都還沒去過酒吧,反正時間還早,要不咱們去逛逛?」

江綰綰期待看她:「那有個新品叫冰川海島,大幾百一杯呢!鳶鳶你請我喝,就當還禮,怎麼樣?」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再拒絕倒會顯得矯情,伏鳶眨眨眼,莞爾:「沒問題,今晚江大小姐的酒我包了。」

容茜插話進來,「不不不,應該是『我們』包了,阿姨可是給我們都準備了禮物。」

「贊同。」顏思渝點頭。

江綰綰開心了:「那還等什麼,走啊?」

這個時間點酒吧里的人已經多了起來,音樂聲震耳欲聾,男男女女聚集在裏面,伴隨着躁動的燈光和音樂在舞池裡勁爆熱舞,紙醉金迷,醉生夢死。

空氣中充斥着一股濃郁酒精和尼古丁的味道。

周遭尖叫聲嘈雜沸騰,伏鳶的眉頭微微皺起,第一次來酒吧,她不是很能習慣這樣的環境。

腳步微頓,本能生出了幾分退卻的心思。

「愣着幹什麼!」江綰綰興奮叫了一聲,臉上寫滿了「迫不及待」四個大字,「快走快走,我們先找個位置去!」

伏鳶見她這麼開心,不好掃人興緻,於是點頭說好。

艱難穿過人群,卡座區域只剩下角落處還有空位,這裡燈光昏暗,刺目的鐳射燈掃射不過來,而且人也少,相對其它位置要安靜上許多,伏鳶在沙發上坐下,暗自鬆口氣。

容茜對喝酒沒興趣,剛坐下沒兩秒就興沖沖拉着顏思渝進了舞池。

江綰綰給自己點了杯心心念念的冰川海島,知道伏鳶不喝酒,仔細掃了眼酒單後,抬頭問服務生:「你們這有溫牛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