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電話里的人頓了頓,接着道,「吳鵬前幾日一直蹲守在醫院裏,拍到了傷者家屬在手術室外大哭的視頻,然後在網上發聲,說黎司煙環是假神醫,醫死了人……現在網友扒出他的身份,知道他是你的保鏢……今天下午,他在家自殺了,局裡的熟人透露說吳鵬死前,給你發過短訊。」
季天成突然想起來這件事,剛才他確實收到一條短訊,但他還沒仔細看,此時他點開來,只有一句話:季總,這件事就讓我來了結吧。
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季天成讓他自殺的……
現在兩個手下的死都指向他……
這時,有人推開書房的門,聲音有些委屈,「天成。」
季天成回頭一看,坐在輪椅上的女孩滿眼是淚,他立刻跟電話里人說道,「等會再說。」
他掛了電話之後,快步上前關心道,「怎麼哭了?」
他蹲在女孩面前,伸手拭去她臉上的淚水,看她哭得眼睛紅紅的,像只可憐的小兔子,忍不住心疼道,「不是讓你等我一會嗎?出什麼事了?怎麼哭了?」
「你是不是厭煩我了?」高雨莎看上去特別委屈可憐。
「怎麼會呢?」
「以前不管你多忙,只要我需要你,你一定會放下所有事來陪我……」
季天成聽到這,有些自責,「對不起,今天確實是我做得不好,忽略了你的感受……你找我什麼事,想跟我說什麼?我現在有空了。」
「我……」高雨莎還沒開口,季天成的手機再次響起來,她有些委屈地說,「算了,你先接電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