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前提是瀟清然要模仿瀟珊珊的一切。
原女主瀟清然卑微,卻甘之如飴。
雞爪送達後,她把雞爪放進鍋里煮熟,可沒注意手指被燙出了一個水泡。
她趕緊用冷水沖刷,等好一點了繼續她擼起袖子認真地把雞爪脫骨。
最後淋上獨家料汁。
「完成。」
瀟清然看着面前色香味俱全的無骨雞爪滿意一笑。
她起身從琳琅滿目的衣櫃里挑選出一套純白的連衣裙,然後提着打包盒去找賀越野。
賀越野的公寓建在半山腰上,山腳下設置了一道關卡,只有得到賀越野的允許才能開車上山。
她開着白色的轎車停在關卡前,打電話給賀越野。
電話一直無人接通,瀟清然嘆了口氣,提着食盒從車上下來一步步往上走。
每走一步,另一邊的賀越野就打一個噴嚏,瀟清然心裏已經把賀越野罵的狗血淋頭。
第13章四十分鐘後。
「叮咚」「叮咚」江家門鈴響起。
裏面聚在一起的富家子弟互看一眼,然後開始大笑。
「我就說她一定會來吧。」
「她走的倒是越來越快了,之前都要走一個小時,現在只要四十分鐘。」
「你還別說,照這樣下去,說不定她可以去參加奧運會!」
「哈哈哈哈哈,那我不得先找她要張簽名。」
賀越野看着他們無奈一笑,起身去給瀟清然開門。
瀟清然腰微微彎下,小聲喘着粗氣。
門從裏面打開,她抬眸看着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原本的笑容瞬間凝住。
賀越野的臉像極了顧言之,尤其是他的眼睛,一雙丹鳳眼自帶貴氣,多情卻疏離。
「不進來就回去。」
賀越野淡淡道。
瀟清然聞不可見地嘆了口氣,不是他。
顧言之不會這樣跟她說話。
她的眼裡閃過一絲嘲諷,垂眸重新調整狀態。
她用柔柔的聲音說道,「越野哥,我進去。」
門內的打趣聲傳過來,瀟清然朝內室看去,富家子弟都在揶揄地看着他們。
賀越野沒理她,徑直轉身。
7瀟清然,跟在他身後走進客廳。
裏面的富家公子看見她來了也沒停止打趣。
她站在賀越野的身後平靜地看着這一切,唇角還是溫和地彎着。
作為一個稱職的舔狗,她怎麼能有脾氣。
賀越野看了她一眼,再走上前去給叫的最歡的那人一掌。
他說道,「行了,你們剛誰找她點的雞爪,自己去拿。」
「瀟姐牛逼!」
「快打開,我要第一個吃!」
「瀟姐你配享太廟!」
瀟清然把食盒打開放在餐桌上,說道,「吃吧。」
幾個富家子弟爭先恐後,像是怕少吃一般。
瀟清然不動聲色地看着他們爭奪,心想:啊,像狗一樣。
一個富家公子上前夾了一塊放在嘴裏,滿意地嘆氣。
「瀟姐的手藝真是讓人折服啊,什麼時候我也能有賀哥一樣的福氣啊!」
瀟清然笑着搖搖頭,她深深地看向賀越野,說道,「不,能擁有越野才是我的福氣。」
賀越野和她眼神對上,他的眼睛裏沒有任何波瀾,隨即又低下頭去看遊戲機。
瀟清然嘆了口氣,男人的心就跟鐵一樣冰冷無情。
她又問道,「越野哥,你打算什麼時候去公司?」
賀越野的公司叫肆夜娛樂,主要負責娛樂圈板塊。
這家子公司原本是他父親給他練手用的。
賀越野是一個標準的紈絝子弟但同時也是一個優秀的管理者。
在他的管理下肆夜愈辦愈大,現在已經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娛樂公司。
光旗下的明星偶像就佔了娛樂圈一半,每日收入數額觸目驚心。
後來他乏了,管理公司太浪費時間,他便想招聘一個職業代理人。
瀟清然知道後,為了與他多相處,自告奮勇報了名。
她的學歷確實無可挑剔,可她的專業卻是飛行器動力工程。
瀟清然死纏爛打讓他推遲了數月,她便用這段時間瘋狂補習管理知識,通過補習班以及賀越野的私教她順利畢業。
不過那段時間賀越野的臉就沒白過。
現在的她已經完全能獨自管理公司,對外殺伐果斷,對內小心翼翼。
賀越野頭也不抬,隨意說道,「你去就行。」
「你離上次去公司已經一個月了,下面股東會有意見的。」
瀟清然說道。
「誰敢?」
他抬眸道,「我教你管理公司就是不想親自去處理那些老東西,反正你去就是我去。」
瀟清然猶豫道,「可是越野哥,長期這樣也不行。
你下午有空去公司轉一圈回來吧。」
「不去,我下午有事。」
他淡淡說道。
「什麼事?」
第14章「跟你沒關係。」
瀟清然無精打采地哦了一聲。
等富家子弟們吃完,瀟清然上前去收拾殘桌。
「瀟清然。」
賀越野突然開口道。
「嗯?」
瀟清然迷茫地看向他。
「明早我要吃林氏的早茶,其他老樣子。」
「好。」
瀟清然點點頭。
從江家出來,她下山驅車去了公司。
瀟清然嘆息,放下手剎,從專屬通道上去公司。
「然姐~」剛進公司,一個穿着粉色長裙的高挑女子搖曳生姿地向她走來。
原著里,原女主瀟清然有一個好友叫徐小魚,漂亮就是審美誇張。
瀟清然看向女生五顏六色的發色,想必就是她了。
瀟清然挑眉看着徐小魚,笑道,「你再把頭髮染的亂七八糟我就把你ontodiary的代言換了。」
「哎呀,不要這麼絕情嗎!」
徐小魚抱着她的手撒嬌道。
「咦。」
瀟清然雞皮疙瘩起一身,拿出老闆的氣勢看着她,「今晚有一個晚宴,可惜他們的要求是端莊大氣……」瀟清然惋惜地搖搖頭,徐小魚趕緊站直,用手敬禮,眼神堅定地可以入團。
她鏗鏘有力地喊道,「報告sir,屬下立刻去把頭髮染回來。」
2瀟清然滿意地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就你去吧。
晚點去選一件禮服。」
「是!」
進入辦公室,秘書已經為她準備好每天必備的咖啡。
忙碌的一天又開始了。
她來到這個世界,與此同時原主瀟清然的記憶也湧入了瀟清然腦中。
所以現在的她處理這些事務,雖然不能跟原主比,可也算是得心應手。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落地窗外的天色從白天到日落再到黑夜。
瀟清然除了吃飯以及提醒賀越野按時吃飯外,一直都兢兢業業上班。
眼睛有些疲勞,她伸手揉了揉鼻樑。
「叮。」
手機傳來消息。
她拿起手機,是賀越野發來的。
來野杖。
野杖是賀越野和他的狐朋狗友合資開的一家酒吧,去那裡玩的人非富即貴。
一瓶酒的價格抵得上普通人十年的工資。
瀟清然輕抿嘴唇,拿起衣架上的衣服就往外走。
猶豫片刻,她又折返從柜子里熟練地取了一件備用襯衫。
進入野杖,瀟清然與裏面的人格格不入。
裏面的人基本穿的露骨又清涼,而瀟清然依舊穿的職業西裝,臉上只薄薄塗了一層粉霜。
她目的準確地去賀越野他們特定的桌台。
正好看到一個身材極好的女人哭哭啼啼地緊貼賀越野。
「賀少,你什麼都可以為你做!
我是真的很愛你!」
她一邊說一邊用兩團軟肉磨蹭他的手臂。
賀越野面無表情喝着酒,冷漠道,「滾開,我對睡過三次的女人過敏。」
瀟清然熟練地走到女人面前,大家都不約而同看向她。
只見她從包里拿出一張支票丟給那個女人。
「根據你的市場價以及分手補貼,這是三次陪睡費,如果沒有意見就請離開吧。」
她平靜說道。
那個女人看了一眼數字,把紙條狠狠丟回去,「我對賀少是真心的!
你一個秘書敢這麼侮辱我!」
賀越野喝着酒唇角勾起,看着瀟清然。
瀟清然對被叫做秘書不置可否,她無所謂地聳聳肩。
隨即又從包里掏出一沓錢放在面前的桌子上。
「最後極限,再加十萬。」
那個女人看向賀越野,賀越野一個眼神都沒分給她。
她又心癢這筆錢又覺得難堪,惡狠狠地盯着眼前那個下賤秘書。
賀越野惹不起,一個職工還能爬她頭上不成。
衝動之下她拿起面前的酒杯潑向瀟清然。
「啊——」第15章周圍不知誰發出一聲尖叫。
瀟清然額前的髮絲都**,酒順着臉頰脖頸一滴一滴流入衣領里。
她的前胸浸濕一片,黑色內衣裹挾着雪白山峰若隱若現。
賀越野雙眸微微一沉,拿着杯子的手不自覺微微磨蹭兩下。
瀟清然抹掉刺眼的酒水,眼睛爬上紅血絲。
那個女人拿着錢得意地看着她,「活該!」
瀟清然向前一步,女人輕蔑地嘲諷一聲,「怎麼,你一個窮人還敢還手?」
她眼神冰冷,垂眸拿起手邊的整瓶紅酒從那個女人頭頂往下倒。
瀟清然說道,「腦子有病就去治。」
那個女人被淋的一個機靈,撕心裂肺大吼,用盡全力想把瀟清然推開。
瀟清然反應極快地往後退一步,那個女人撲空,沒來得及收回力狼狽地撲倒在地上。
那個女人趴在地上大喊,「你個賤人,知道我爸是誰嗎!
我爸是劉氏集團董事長!」
「劉氏集團?
一個無名小破公司還敢拿出來顯擺。」
瀟清然眼中戾氣分明。
賀越野毫無感情說道,「劉氏是該破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