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野生修仙者第9章 唱跳rap在線免費閱讀

野生修仙者第10章 功法名字越土鱉,功法越牛逼?在線免費閱讀

味兒還是那個味兒,曲兒還是那個調調。算了,作為勤儉持家的昆哥,以後少來得了,有點浪費。

兩人喝着茶,有一搭沒一搭的胡扯,多是曹昆問,林凡答。曹昆也對這些修真勢力有了一定的了解。

突然,一個小丫頭朝着兩人走來,微微行了一禮,眼睛看着曹昆,說道,「這位公子,我家小姐有請,不知道是否方便?」

曹昆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姑娘,長得不高,估計也就十七八歲。沒錯,已經築基了。不過修仙界不能以外貌看年齡的。

他總有點熟悉的感覺,那晚上難道是她在跟蹤我?「我不知道你家小姐是誰,我不方便啊。」

曹昆指了指林凡,「你看我和兄弟在這聽曲兒聊天呢……」

林凡假咳兩聲,有點尷尬。

那丫頭道,「我家小姐就是群玉閣的花魁——柳清寒小姐。那日公子在這裡將雷法和樂曲結合,令小姐大開眼界。這才命我過來,請公子賞光,和小姐探討音樂的藝術。

怎奈半個多月了,公子也沒再來,我也沒尋到公子的足跡……」

小丫頭說著還裝出一副「幽怨」的表情。

「別裝了,你可得了吧。不過這花魁名字,一聽就不簡單吶。妥妥女主,或者男主後宮。」曹昆暗裡吐槽,嘴上說道,「那天晚上跟蹤我的是你吧?」

「是…是的。」那丫頭道,「那晚看到公子大發神威,簡直帥爆了!」 臉上還裝一副崇拜的樣子。

曹昆拍拍林凡肩膀,「兄弟,聽到沒。咱用錘的帥過用劍的。你看這花魁都來找咱了……武器得換,換了氣質就變了。」

那丫頭聽了,臉頓時黑了,還真是第一次見到這麼不要臉的。

「咳咳,打贏了的帥,打輸了的挫。跟武器無關。」林凡隨口解釋了一下。

那丫頭繼續問曹昆,「那不知公子是否方便?」

「哎呀,既然你說我帥,我也不能不給你面子。你這個面子我給定了。」曹昆說罷,拉着林凡打算一起跟上去。

「這……」那丫頭遲疑了一下。

曹昆大咧咧道,「怎麼,我兄弟還不能去嗎?花魁,我本來也不認識。花魁的臉再大能有我兄弟的大?」

「咳咳,兄弟~我不是說你臉大,你還是挺帥的,比我帥。小鮮肉類型,哥是大叔型。」曹昆向林凡解釋道。

「那一起吧。」那丫頭也不再強求,只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

……剛踏進閣樓,就聽到悠揚的琴聲——築基後期。

兩人頓時警惕起來。

「大哥,來者不善吶!」林凡提醒道。

「怕個鳥,咱們才是來者。」曹昆豪氣道。他「妙妙錘」都不用祭出來,也能抵擋。又關心林凡,便問道,「你能抵擋不?」

「雕蟲小技,這方面我也略通一二。」林凡小聲道,「柳姑娘的琴聲,有種攝魂的效果。若是修為再低一些,便會着了它的道兒。」

曹昆還有點驚訝,之前他以為就是製造幻境。攝魂,害人的么,聽起來有點吊哦。但是那丫頭為啥沒被影響?

兩人繼續往前,離那彈琴姑娘約莫三丈距離。曹昆摸出妙妙錘,一道雷電過去,那姑娘瞬間被做了個爆炸髮型,被電得一臉黑炭。

琴聲停了,四人呆住,傻了!

「聽說柳姑娘你找我,我來了。聽你的琴聲怕魂而被勾去了,情急之下冒犯失禮,還望姑娘海涵。」曹昆忍住笑意,乾巴巴地打了個招呼。

「呸!」柳清寒心裏罵了一下,使了個法術,頭髮和臉龐恢復自然。只要我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別人。

「還別說,長得真不賴。不過和我老婆比起來,氣質差了不少。」曹昆心裏做了個評價。

柳清寒賠着笑臉道,「許公子見外了,奴家請公子過來,正是想與公子探討音樂的藝術。」 聲音暖暖喏喏的,尤為勾人。

曹昆和林凡大咧咧地走過去坐下。曹昆才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道,「柳姑娘,你錯了,你錯得離譜!」

柳清寒一邊幫忙斟茶,一邊笑着問道,「奴家不知錯在何處?還請公子指點。」

曹昆抬起茶杯,又放下去,「我就是個粗人,既不懂音樂,也不懂藝術。姑娘你找錯人了啦。」

說著又拍拍林凡的肩膀,「我這兄弟是林家林凡公子,他才是懂音樂懂藝術的那個。你應該多跟他交流交流,互相學習,一起進步。」

又拍着自己胸脯道,「至於我,跳舞我略通一二。」

「我看許公子是裝糊塗的高手,我可是親自敗在你手上呢。」柳清寒對着林凡福了一福,「林公子,奴家有禮了。」

林凡也沒喝茶,微笑着點點頭。

曹昆直接示意柳清寒坐下來,「說到裝糊塗,這就要說到你的第二個錯誤:就是太能裝了,太能演了,搞得我這個不專業的人好累啊。你說你不累嗎,我都心疼你吶?」

「哎呀,許公子說笑了,奴家可是真真的,沒有裝也沒有演。」柳清寒笑笑着說。

「行行行,差不多得了。」曹昆皺眉不耐煩道,「趕緊的,找我啥事,有事說事。除了上床不行以外,要打架就打架,想坑我們直接來。」

柳清寒故作傷心擦淚,「許公子居然如此看我,奴家好傷心。」

「再裝模作樣的,小心我特么錘你啊。」曹昆不耐煩道。

林凡看着兩人的表演,此時聽到曹昆這句話,忍不住噗呲笑了場,「咳咳,你們繼續……」

是烏鴉飛過的聲音……

柳清寒也收起表演,說道,「老娘就是覺得你那天吹得曲子好聽,想要你的曲譜。有什麼條件吧,說出來。」

「就這?老子還以為啥事呢,這麼痛快才好。」曹昆笑道:

「曲譜我現在沒有,我們記譜的方式不一樣,你的曲譜我看不懂,我的你也看不懂。

我會的那種,叫五線譜。可以肯定的是,我的記譜方式比你的好。」

柳清寒聽到曹昆有更好的記譜方式,心頭一喜,「公子條件是什麼,還望公子不吝賜教。」

「我的條件么?我想想…」

曹昆托着下巴,過了一會兒才說:「有三點要求:

第一,誰願意學就教給誰,不管是免費還是交易,不要藏私,越多人學會越好。

第二嘛,我希望你看到…額,被強迫賣身的女孩,儘力施以援手。

第三嘛,想看姑娘跳一支舞。」

林凡暗暗向曹昆豎起了大拇指。

柳清寒聽了前兩個條件,對曹昆也是刮目相看。本以為會討要些好處,有些出乎意料。至於舞一曲,並不算什麼,便痛快答應,「沒問題,許公子胸懷寬廣,令人敬佩。」

「行了行了,我不經誇的。」曹昆笑呵呵道,「要教你也不是這一兩天就能教會的,我自己也得準備些時日才能教你。」

「我等許公子。」柳清寒微笑頷首,「不知公子現在想看奴家舞,還是改日?」

曹昆笑道,「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我教你一種新的舞蹈。」

「請公子賜教。」柳清寒也不扭捏。

曹昆也不磨嘰,自從修鍊以後,身體各方面更協調,加上二十一世紀成長經驗,簡單的舞蹈手到擒來。

「恰恰一 ,二 三~」

「恰恰一~二,三~ 恰恰 one ~two three…..」

「恰恰 one two ~and three~」

……曹昆一連跳了五六種個組合。

林凡、柳清寒、還有那侍女都忍不住笑了。舞姿過於妖嬈,男人跳,妖嬈*10

不過曹昆還是一臉嚴肅,「學廢了沒……」

柳清寒道,「學會了六七成。」

「那就好,接下來,我帶你跳兩遍……」

拉丁恰恰——許漢文(曹昆 曹達華)首創+1

曹昆道友的唱跳rap修行之道都快齊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