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敖昭昭怔了怔。
竟然有人識得她的名字?
鼻子一酸,淚水已經噴涌而出,她轉過頭去。
南璃將她的龍角紋樣看得更加清楚,登時咧嘴一笑,「果然是你,昭昭!」
每條龍的龍角都有些許差別。
而敖昭昭這條青龍是青中帶白,像是浪花紋樣。
「你……你你是……」敖昭昭抹了抹臉上淚珠,緊緊的盯着南璃。
這張臉眉目精緻,長得漂亮,但她卻沒有一點印象。
南璃笑着道:「我以前是冥神,你阿爹阿娘帶過你來見我。」
敖昭昭眨眨眼。
她已經分不清真假,只能低聲道:「紅鯉魚也說……也說她是阿爹阿娘的舊識,可她……」
她搶了族人的龍鱗衫,割了自己的龍角,拔了自己的龍鱗。
南璃看了眼已經被打回原形,且毫無生機的紅鯉魚。
再看敖昭昭那雙充滿驚疑和恐懼的雙眼,她的心狠狠地揪起來。
如今她正在歷劫,自己沒有龍王的什麼信物作證明,這小龍女又遭受了許多折磨,自己遭受到質疑也是正常的。
南璃倒是不急,道:「想不想得起來都無妨,你只需知道,你現在已經脫離危險了,無須再害怕了。」
敖昭昭還是道:「你……你想要什麼不如直說?我還有一隻龍角……」
別給了她溫暖,然後又狠狠扎她一刀。
她已經承受不住。
南璃輕蹙眉頭,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樣,更加難受。
龍王夫婦在世時,龍女還是一個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公主。
如今父母族人都不在了,她就成了任魚欺負的小可憐。
她摸了摸敖昭昭的頭,道:「放心,我們不會拿取你的龍角。」
敖昭昭本來想躲開南璃的手,但她被司珩抱着,根本閃躲不開。
她身子一抖。
但還是不得不說,南璃的手真暖。
他們這邊安慰哄着敖昭昭,慈念就在那頭念着:「阿彌陀佛,西門施主,不是自己的東西,切勿去拿,不然就是偷……」
西門川正要把那龍族匕首悄悄的撿起,被慈念一說,他的身體就僵住了。
眾人都盯着他。
他心裏暗罵慈念多管閑事。
敖昭昭又氣又急,小奶音怒道:「還給我!這是我阿爹的龍牙!」
她掙扎着要下去。
氣勢洶洶。
司珩一把將她按住,這小龍女有脾氣,他也有脾氣。
他道:「別亂動,乖乖的。」
西門川見寶物就眼開,她衝過去了難保吃虧。
司珩抬手甩出一道靈鞭,將龍族匕首奪回,穩穩噹噹的放回了敖昭昭的手中。
還有那一件未半點血腥的龍鱗衫,也回到了敖昭昭的懷中。
過了千年,敖昭昭終於得回了族人的兩件寶物,她整個人都愣住了。
司珩見她只顧着看着寶物,冷着臉道:「這個時候,你不該道一句謝嗎?」
敖昭昭反應過來,才結結巴巴道:「叔……叔叔,謝謝你。」
司珩挑挑眉,直接帶了敖昭昭到了岸上。
南璃緊隨而至。
她已知道司珩要問什麼,就說:「她歷經磨難,尚未緩過神來,你何必急於一時。」
司珩卻已設下結界,擋去了風雪,隔斷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