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通鳳松一笑:「那連州一帶,就託付給李掌門了。」
她給了李長蘊一個紙鶴。
「這是引路的,到達之後,自有人接應你們,按照你們的要求挑選地方,重建屋舍。」
李長蘊沒想到通鳳松安排得如此細緻,心中感動不已。
口中道謝無用。
她心中已下決定,七峰門不僅要守護百姓,還要成為迦蘭仙山的助力!
雲俞白此時看向雲見初,問道:「母親,那你……」
他覺得,自他們母子相認後,母親一直粘着自己,想必她是願意跟着自己前去連州的。
誰知雲見初趕緊搖搖頭,「我就不去了,你是要去干大事業,我不能在你身邊礙手礙腳的。」
雲俞白蹙眉,「母親……」
「哎呀,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雲見初說道,「我先前在通鳳松身體里呆了一段時間,跟三個小崽子的感情好得很,我得把通鳳松照顧好,看着崽子們出世。你我母子往後日子長得很,不急於這一時,日後你別嫌我煩就是了。」
雲俞白想了想,想到母親的廚藝一絕,確實是該留在這邊,照看着通鳳松的身子。
他心中的疑慮打消,笑了笑:「好,我得了空,就回來看你。」
臨行前,他還將混元蓮子託付給通鳳松,希望葉輕池能早日修成仙身重生。
七峰門弟子已經在外面等着。
既做了決定,就立馬行動,不能耽擱。
李長蘊再得了穿過結界的符篆,就要帶着門中人啟程出發。
眾人出了樂泉台送別。
雲俞白平日御劍最快,可今日他眉間忽的跳了跳,所以他並未急着走。
他心頭惴惴不安,轉過頭看去。
雲見初朝着他展顏一笑,笑容燦爛,陽光明媚。
她擺擺手。
整個人沐浴在陽光下,傾國傾城,洋溢着溫暖。
「去吧。」
「你要好生照顧自己。」
雲俞白眼睛酸澀。
見雲見初沒什麼不妥之處,他打消了心頭疑慮,隨着門人一同御劍離開。
待七峰門眾人飛遠。
雲見初這才堅挺不住,一個腳軟,險些要直直摔倒。
不過司珩早已知道她的狀況,知道她方才不過是在強撐,已瞬移到她身側扶着。
還有些外人在場,他不方便叫喊,只能道:「你怎樣了?」
雲見初折騰一番,魔魂虛弱,現下連站直和搖頭的力氣都沒有。
她靠在司珩身上,要昏倒過去。
通鳳松看着情況不對,道:「快把她抱進來。」
三人進了樂泉台後,慈念乾脆在外守着。
西門川還死皮賴臉的留在迦蘭,七峰門的事情是與他無關,不過他遠遠看見雲見初這副模樣,就立即過來看熱鬧了。
「怎麼?她的魔魂是要散了嗎?」
他欲要進去瞧瞧。
也是奇怪,司珩竟還將雲見初抱進去了,難不成是因為雲見初用着草人身體,他並不計較?
慈念伸手攔着:「西門施主,你不方便進去。」
西門川挑挑眉,道:「我哪裡不方便了,我不過是擔憂雲見初。」
他說別